夜狼猎奇网(www.goyelang.com)- 给你图文的世界

逆青春 大龄剩女的我苦等多年却成了他那情感备胎

来源:夜狼猎奇网 | 2017-03-01 |    

猎奇网:青春就如同一条河,只能流去不能流回。而我的那段经历,却如同逆青春,显得那般格格不入。逆青春的我,年过30却依旧没有谈过恋爱。逆青春的我还依旧保持着处子之身。逆青春的我苦等多年,却成了他的情感备胎。...

青春就如同一条河,只能流去不能流回。而我的那段经历,却如同逆青春,显得那般格格不入。逆青春的我,年过30却依旧没有谈过恋爱。逆青春的我还依旧保持着处子之身。逆青春的我苦等多年,却成了他的情感备胎。

逆青春 大龄剩女的我苦等多年却成了他那情感备胎

逆青春

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我也不敢硬逼着程浩做了结。我是个很犹豫的人,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告诉他,要么开花结果,要么断绝关系,决定权在他。当时,程浩在电话里沉默了几秒,最后说:“好,我三天后给你答复。” 

姐妹们的聚会很精彩,我和程浩的事自然成了压轴戏,她们让我“坦白从宽”。程浩和我,用电视里的说法是发小,父母都是一个系统的,小时候在一个院子里长大。程浩比我大一岁,从小就特有主意,是我们那块的孩子王。今年,他就要博士毕业了,我喜欢他这么多年,逆青春的我这么多年没谈恋爱,现在终于尘埃落定,姐妹们纷纷向我举杯祝贺我。

聚会快结束时,我歪在沙发上给程浩发短信:“我喝高了。”他发来一个亲密摸头的表情,说,“那你看着,我给你发短信。”等待的几分钟,漫长得让我足够在大脑里完成了一场电影的回放:国庆时,我们同游西塘小镇,那时他说生活就这样闲庭看花;端午节时,我打飞的去北京看他,在他们学校草地上躺着聊天;夏天时,他放假回来,看着我笑说,“看来你真的嫁不出去了,只有我勉强收留你了”,话没说完我一个飞腿踢过去......现在,2010就这么到了,逆青春的我也迈入了30岁的剩女大军,他的诺言要实现了吧?

逆青春 大龄剩女的我苦等多年却成了他那情感备胎

逆青春

手机铃声响起,我几乎激动得跳起来,却看到六个字蹦出来“亲爱的,对不起……”短信很长,他说这些年来,我们的感情像一场羽毛球,你打来我接住,我扣球你挽救,只是彼此之间,从来都隔着一张网。 

他曾经以为网只是道具,现在发现是我们之间不可逾越的空间。所以,他不想再接球了,就让它掉在地上吧......我疯了,回拨过去,响了很多声他才接通,那刻,我们都沉默了。

他说累了,不想继续了,他准备出国了。我们的关系从来都是他决定!我拼命忍住眼泪,狼狈地走出了包厢。 

回家的路上,我的大脑里就像在打仗,那么多关于他的情景,如同逆青春般,都抑制不住地跳出来。

程浩在同龄人中很出色,奥数拿过奖,做人有礼貌,人也很早熟,当其他男孩对女孩追追打打时,他会很细心地照顾人。在我心里,男朋友的标准就是他。在我17岁的日记里,写下的满满都是他的名字。

逆青春 大龄剩女的我苦等多年却成了他那情感备胎

逆青春

高考后,程浩他们家搬走了,我们再不能每天见面了。在他上大学后,请我们院子里的伙伴一起去学校玩。那次在学校门口,我看到他旁边站着一个女孩,高高的个子,笑眯眯地看着我们。我的心情很复杂,虽然我喜欢他,又觉得自己卑微得像杂草。 

程浩不就是应该和优秀的女孩子相配吗?在他们寝室里,程浩大大方方地站起来唱了一首《灰姑娘》。他的女友羽熙很配合,跟着一唱一和。那一年,我下定决心要考程浩的学校。就是希望和他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 

高三那年,我拼命学习,我的成绩本来就不错,考上程浩的学校不是什么难事。新生报到那天,程浩乐呵呵地来接我,那次他是一个人来的。我问他,羽熙呢?他低头没做声,一整天招呼我和父母到处参观、领东西。

军训完后,我们终于有时间出来聊天。他站在楼下等我,我发现他手里居然夹着一根烟。那时我还不懂爱情,凭着一个女孩子的直觉猜测,他和羽熙吵架了吧?逆青春后,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单纯。我很执着地问他,坐在操场上,他的烟圈吐出来,眼睛有点红说,“羽熙家里要送她出国。”

逆青春 大龄剩女的我苦等多年却成了他那情感备胎

逆青春

羽熙走后,他从来没有提过她,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一样。我们之间的联系很密切,甚至在每个晚上睡觉前,我都养成了跟他打电话的习惯。 

在食堂里,他会端着盘子跑来跑去给我打饭,甚至为我剥掉鸡蛋壳。吃完饭,他帮我提着热水瓶到宿舍楼下,然后我们一起去图书馆自习......我们像恋人,却不是恋人。 

程浩怎么会看不出我的心思。他总说,我答应了等羽熙回来,其实就两年时间而已......

程浩带我出去玩,去见他的那些朋友。看到一些电影或是书,他有时会脱口而出,我女朋友也喜欢......我知道,这个女友不是我,是远在国外的羽熙。我去过他的宿舍,床头还贴着羽熙喜欢的Twins海报。在他的QQ上,羽熙的名字显示的是老婆。 

我也问过他,喜欢我吗?他说,失恋受伤了,等他结疤了再说。我想,他其实非常喜欢羽熙吧。,我想到离开他。逆青春后,想想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执着。

那时,程浩已经大四了,他要去北京考研究生。我回到一个人的生活。我每天沉迷上网聊天,也就在那时,我认识江小左。他的声音,居然和程浩那么相似,简直让人觉得像是走散的兄弟俩。

相关推荐

安步当车的典故 安步当车的人生启发 安步当车的典故 安步当车

1、安步当车的故事 有一天,齐宣王要召见贤士颜斶,就对他说:颜斶,你过来。没想到颜斶竟然回了一句:大王,你过来吧!齐宣王听了,顿时脸色发青...

 

编辑推荐

特别头条